返回

人鱼陷落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兔与箭毒木:三日恋情(3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兔与箭毒木:三日恋情(3)

第(1/3)页

陆言发完照片,满怀期待等着毕揽星的回复,结果回复只有五个字:“老婆真好看”。

话是挺好听,陆言捧着手机咬了咬嘴唇,但这不是他想要的。

刚刚拍照时他故意把制服立领翻下来,露出后颈,使劲凹角度才找到一个能在车后视镜里看见腺体的角度,以为这样能气到揽星。

结果那个迟钝的alpha可能根本没注意到他的小心思。

没错,浴巾行动没失败但也不完全没失败,揽星虽然答应了买机车的事,但很显然这件事还有反悔的余地,只要毕揽星故意拖着不去考摩托驾照,那机车就永远别想买了。

毕揽星就是块木头,坐他大腿上都不一定有反应的呆子,植物系alpha都这样,温吞迟钝,远不如猛兽系alpha表达爱意热烈直白,陆言下定决心,还得继续套路他才行。机车不到手,兔兔不罢手。

手机上又多了99+的好友申请,聊天框也挤满了无用的打招呼消息,陆言从安菲亚军校才毕业三年,还远没到从老同学通讯录中神隐的地步,所以他的各大聊天软件联系方式全被学弟学妹们扒了出来,在群里疯狂乱传。

陆言捧着手机,兔耳朵不耐烦抖了抖,清除消息都清不过来,有用的消息都被刷没了。

在选择拒绝所有陌生人消息之前,陆言突然计上心头,把99+的消息页面截了个图,给毕揽星发了过去。

“嘿嘿,我看你听不听我的话。”陆言咬着嘴唇坏笑,又面向安菲亚军校栏杆里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学生们拍了几张照片,挑了几张长得还行的alpha学弟照片塞进去,一起发了一条朋友圈,配文字——

“年轻就是好呀,记得我们那届校草是最多的,真怀念。”

然后设置成仅毕揽星可见。

“芜湖!”陆言雀跃起来,等揽星看见肯定会醋死,不出三天就会主动去考摩托驾照了,alpha之间的求偶竞争可比omega激烈多了,占有欲和妒忌心可是alpha刻在基因里的通病,医学上有理论支持的。

这时百米之外突然警铃大作,领口的通讯器警示灯亮红,陆言听见警署下达抓捕命令:“发现目标,且有从犯两名,均持枪,请求IOA特工人员协助,目标定位已发送。”

陆言把手机丢回裤兜里拉上拉链,看了一眼手表接收的目标定位,就在校门外地铁站附近。

“IOA陆言收到。”

所通缉研究员已经被锁定,他无法开车也不可能走出学校周边,所以被迫选择了鱼龙混杂的地铁站,好能趁乱将东西递出去。

学校附近的地铁站内人员密集,封锁搜查困难,目标研究员身上携带了109研究所的实验样本,很可能包括一些致命病毒样本,为了不把他逼得狗急跳墙当场砸碎样本,警署不敢贸然派大量警员围堵进而打草惊蛇,只能请求特工协助。

陆言没做任何伪装,径直走进了地铁口,不紧不慢。他从小在安菲亚军校上学,对学校周边的地形熟得像自己家。

IOA公开特工相当于摆在橱窗展示柜里的武器,一般都只执行公开任务,有证件,有上级下达的任务书,有IOA专属徽章和佩枪,他们的存在就是IOA向大众展示出的武装实力,他们的容貌到出身背景资料在黑市都可以花钱买到,几乎没有任何秘密可言。

通缉犯当然也对这些搜查科干员的脸心中有数。

逃跑的研究员在人潮中瞥见陆言的身影,迅速低头拉紧风衣兜帽遮住自己的脸,往人流更密集的地方挤过去,并且打电话给另外两个同伙,告诉他们陆言的位置。

“追捕我们的是一个垂耳兔M2,你们小心点。”

但等他打完电话再回头,陆言已经不见了,他松了口气,应该是成功甩脱跟踪了。

电话里的同伙却突然紧张道:“他跟在我身后了,我来向西出口引开他,你们趁机往东去交接货。”

“好。”

他们的枪和货物上涂了研究所的干扰封层,可以无障碍通过安检机器,只要能成功交接,脱身的机会很大。

研究员提着伪装成买菜包的货物,顺着人流往约定方向走。

谁知在一个丁字路口,他本要向左拐,却隐约看见左手楼梯边是陆言在徘徊。

他只好向右逃去,与同伙通气:“你把他引到哪儿去了?他又追上来了。”

同伙咬牙恨道:“我再回头时就找不见他影子了。”

他们在地形重叠的地铁站里逃窜,不知不觉地,身边变得人流稀少,空旷安静,直到走个几十步都看不见一个人影。

研究员有些慌乱,不由得加快了脚步。

但前方照明灯暗处挡了一个人影,身形娇小纤细,但腿长而有力,是兔子特有的体型。

研究员认出了陆言,腿脚紧张到僵硬,想转身逃跑,身体却猛地一震,背后有人双手搭在了他肩膀上。

“你不会想逃跑吧?”

一张清纯可爱的omega的脸贴到了他耳边。

陆言从背后用小臂锁住他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xxbooktxt.net
《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