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夏文圣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七章:这小嘴,抹了蜜吧?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第十七章:这小嘴,抹了蜜吧?

第(1/3)页

  人影出现。

  看起来五十多岁,一半白发,面容严肃,但依旧有些英武,想来年轻时长相不俗。

  最主要的是气势。

  他坐在龙辇之上,端坐在那里,却散发一股可怕的气势。

  这是帝威。

  仅仅只是眼皮一动,却有一种令人生畏的气势。

  永盛大帝。

  一个真正从尸山爬出来的男人,马上的皇帝。

  顾锦年对永盛大帝有些了解,毕竟是自己舅舅。

  这位永盛大帝,年轻时便跟随太祖平乱,七岁便奔波战场,跟随着一大票名将,学习战争。

  十岁杀敌,成年之后,更是屡建奇功。

  即便是当时太子也无法与他撄锋,可太祖皇帝建国之后,独尊儒术,传承长幼,自然而然这位永盛大帝错过皇位。

  只可惜的是,天意弄人,本以为一切都能成为定局,未曾想到太子恶疾发作,英年薨逝。

  最终太祖力排众难,坚持立太孙为皇,也就是永盛皇帝的侄子。

 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,一个怕自己四叔造反,一个咽不下气的同时也知道无法避免,叔侄二人展开数十年的厮杀。

  最终赢家就是这位永盛大帝。

  如今十二年过去了,可天下人没有忘记这件事情,或许就是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情,这位皇帝勤勤恳恳,事事亲为,治理国家,想通过这种方式证明自己。

  向天下人证明,自己父亲选错了人。

  当然,这只是普通人的猜测,具体是怎样的,无人知晓。

  圣意难揣。

  只不过,当顾锦年将目光看去后,这位大夏的主宰,也将目光看了过去。

  两人对视。

  只是一眼,顾锦年便有些不自然,而后者伸出手来,龙辇顿时停了下来。

  而李氏,这位大夏宁月公主,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哥哥。

  “年儿,待会嘴要甜些。”

  李氏又叮嘱了一句,随后拉着顾锦年,朝着永盛大帝走去。

  “宁月参见陛下。”

  “锦年见过舅舅。”

  随着声音响起,宁月公主已经来到大夏皇帝面前。

  “免礼。”

  大夏皇帝的声音响起,下一刻他的目光直接落在顾锦年身上,而后不由冷哼一声。

  这让顾锦年有些郁闷,不都说舅舅疼外甥的吗?那里上来就冷哼一声?

  顾锦年不敢说话,但心里还是有些嘟囔。

  “宁月,你来宫中所为何事?”

  大夏皇帝收回目光,而是看向宁月公主,他心里有数,但还是明知故问。

  “陛下。”

  “臣妹来宫中,一是带锦年来见皇祖母,二来是伸冤。”

  宁月公主出声,倒也不避讳这些奴才都在。

  “伸冤?伸什么冤?”

  大夏帝王看了一眼自家妹妹,脸上可没有一点其他情绪,反倒是有些不悦。

  “陛下,前些日子,年儿被杨开之女推下水中,差点溺死,而且还到处散播谣言,说是年儿调戏在先,年儿如今恢复记忆,想起来前因后果。”

  “整件事情,就是杨开之女胡说八道,颠倒是非黑白。”

  “现在满城都在议论,尤其是那些读书人,一个比一个牙尖嘴利,若是再不制止,等过些日子,成了定局,年儿岂不是白白蒙受不白之冤?”

  宁月公主也不在乎自家哥哥的表情,有什么就说什么,管你爱听不爱听。

  果然,这话一说,这位大夏帝王冷意更足了。

  “不白之冤?”

  “你这儿子,被你娇生惯养,莫说外面人了,即便是朕在宫中,也时常能听到锦年做的坏事。”

  “刚恢复好元气,就差点跟礼部尚书的门徒吵起来了,骂人家礼部尚书老而不死。”

  “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?”

  大夏帝王的声音没有凶意,可却带着一些怒色。

  周围的几个太监侍女,一个个沉默不语,不过也没有表现得特别慌张。

  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皇帝怎可能会对自己外甥置气?无非就是敲打敲打。

  真发怒绝对不是这样的。

  而这番话说出,顾锦年心中顿时明了了。

  好家伙,周宁这个王八蛋居然去告状?而且还告到自家舅舅这里来了?

  好啊,好啊。

  顾锦年本以为对方是成年人,即便是心里不愉,也应当用成年人的方式来解决。

  没想到就这?

  骂他两句就告状?

  狗东西。

  给爷等着。

  顾锦年心中来了一股无名火,倒不是说不允许别人告状,而是这件事情明明是对方有错在先,你针对我,我骂你两句,也就算了。

  梁子结下来了,以后看谁手腕硬。

  可没想到,直接就告状?而且这事传到皇帝耳中,可绝对不是一件什么小事。

  无论多大的事情,传到皇帝耳中,它都不会太大。

  但无论多小的事情,传到皇帝耳中,它也不会太小。

  这很恶心人。

  间接性破坏自己与舅舅的感情。

  “有这等事?”

  宁月公主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情,她不由将目光看向顾锦年。

  感受到母亲的目光,顾锦年也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xxbooktxt.net
《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